职业培训教育网

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网上辅导火爆热招中
报名、查分信息【免费】短信提醒服务
职业培训教育网荣获“十大网络教育机构”
高清课件、手机移动课堂全新体验

也谈事务所里的人来人往

2010-03-12 20:05 【 】【我要纠错】  来源:

  多年之后的今日,我仍能忆起,那人在初学注会时,认真地对我问出他的深度怀疑:考过了注会,就肯定能找到工作吗?

  那时,持有CPA证书的人远比如今少得多,许多人刻苦考证,只是为了在下岗大潮袭来时,手中能有一根赖以谋生的稻草。“实在不行还可以去会计师事务所”,这是人们口里心里常有的话,也是人们在拥挤的招聘市场里苦苦寻觅时的底气。

  会计师事务所慢慢发展,注册会计师行业悄悄兴起。多少值得记忆的事成为烟云,多少意气风发的人已成为过客。是该稍微写几句,为了曾经的似水年华,以及,仍在此路上奔波的人群。虽说,淡淡日子中少有怀念的机会。

  那就说点关于人的事情吧,那些事务所来来去去的众人。

  张处长,所里的人一直这么称呼他,从不管他叫所长。他原是某系统的财务处长,负责全系统的会计工作和审计工作,很有威望,也很有人脉。本系统的会计师事务所就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后来按规脱钩改制,已是一番与做处长不同的世界。几年之后事务所小有发展,张处长的长期客户仍是归该所做,与同行比毫不逊色。张处长退休了,但他没闲着,他还有个角色是事务所的高级顾问,这和他的资历,权威,乃至年龄,都很相配。随着年龄增长,他渐渐不怎么来所里了,终于有一天,人们提及“以前的人”时,也提到了他。

  与张处长不同,刘老师来所里之前就已退休了,他来这里,是应张处长的热情邀请,发挥余热。重要的技术会议,刘老师总是很有发言权,他回顾会计史,引用经典案例,不时穿插一点小幽默,评论部长或司长们的言论,然后提出自己的看法。刘老师也有一份不错的薪水,但他从不出席所里有关薪资福利人力资源等方面的非技术会议。他也只是在做一份工作,虽然他在这里很是德高望重。他离开与否,何时离开,都看他的心情和精力,因为他和事务所之间,基本上也不是不能缺少的依赖关系。

  有些人是在职业生涯的间隙来到所里的,大李就是。她本是经验丰富的会计,本地人,刚辞职,找新工作时偶然遇到事务所在招聘,也就偶然来到事务所。审计工作也是一份工作,她很快就上手了,她的会计经验得到了运用,她总是能与客户的会计、出纳们谈得很畅。事务所对她的工作也很满意,于是派她去某地担当更重要的任务,在别人看来,这是个赚取差旅费的好机会,可大李不这么想。她直接跑去找所长,她说:“我不出差”。她真的不想出差,因为她在本城有孩子,有家务,还有兼职。她没能说服所长只委派她本地的工作,于是她辞职了。在事务所里的这段时间,对大李来说,与其他会计工作没什么不同。

  类似以事务所为过渡的人也并不少。小杨,会计专业的应届毕业生,毕业前夕没有签到满意的单位,就暂时进了本专业教授参与的事务所,与众多师兄师姐们一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日子很快过去了,小杨原本就优异的托福成绩给她带来一份不错的奖学金,和一个深造机会。所里的人们惜别了她,彼此约定要经常联系。

  而同为应届毕业生的小郭就没这么潇洒了。他在求职大军中冲杀良久,到处搜罗笔试、面试的经验,为的是能进四大,再不就是国内排名靠前的、声誉良好的大所。随便去个小所是不行的,为了未来发展,他一步能攀多高就攀多高,对于他来说,过渡意味着浪费。他想进入最好的事务所,磨练几年,积累足够的经验,再寻找其他的上升机会。

  大所和名所总能吸引较多的毕业生,而中小所,尤其是数年前的中小所,则常常能得到不少流动人口。每年都有众多都市追梦族,他们怀着梦想和期望,风尘仆仆,奔向更大、更发达的城市,开始新的奋斗。对于这些异地求职者来说,事务所的门槛几乎是最低的:无须托关系,无须复杂背景,无须本地户口,招聘流程相对很短,入职快,只要人能干就行。这不啻于天降馅饼还附送餐具,因为在很多地方,随便办点什么小事,都须求人数次的,不求人就能得到一份工作,比不劳而获更令人开心。

  年审之前,似乎是事务所的招聘旺季,而年审之后,尤其是6-7月份,则是离职旺季。许多人加入事务所,是因看中了这行业的流动性:进来容易,离开更容易。

  离职的理由多种多样,有的是公开说出来的,有的只埋在心里。很多人的理由是:有了新的OFFER,比这里收入丰厚,比这里离家近,比这里更适合自己的发展。不错,这理由很正当。可是所有的OFFER都不是从天而降,离职者为何要寻觅这新OFFER,原因各不相同。

  比如说小何。她在事务所已做了若干年头,级别一直在提升,可是提升极为缓慢;薪水一直在增加,可是增幅远比不上其他公司水平。参照物的力量是巨大的,小何评估了留守的前景,及继续升职的可能,几经思索后,找到一家有外资背景的会计公司,决意跳槽。这次离职,使她的薪水几乎翻了一番,而她在事务所积聚的经验,足以使她在新公司干得非常顺手。

  再比如小陈。他原是企业会计,也是为积累经验而来,毕竟在事务所接触到的,比在企业要广泛得多。几年之后,他要的经验已经足够,他也不想永远在事务所呆下去,于是他重返企业,以一种见多识广、老谋深算的形象出现,他只谋求较高的职位,而薪水嘛,职位高了薪水自然不低。像他这样以事务所为经验库的还真不少,有人居然是放弃了地产公司会计这样的高薪岗位来事务所的,可惜数年之后,经验是有了,而地产业的机会和薪水,都不复易得。

  还有小宋,令他离职的新OFFER是客户给的,岗位不忙,薪水不错。实际上,事务所的审计师,比企业的底层会计,有更多机会接触企业高管,并讨论复杂会计问题。高管们见审计师说话干净,办事伶俐,专业熟练,恰好自己又缺人,干脆下手挖来,反倒比撒网招聘来的更知根知底,也省却一笔招聘成本。而小宋呢,也早有此意,与其在事务所狂加班、狂出差,不如扎根企业为好。而加入这家熟悉的客户,也比去人才市场省事的多,更重要的是,小宋早已阅读过这家客户的所有账簿,深知它资源丰富,效益良好,福利大方,且,没有财务黑洞。何乐而不为呢!

  离职,有时还真不是因为有了新工作。再看看小田。他也是一位聪明敬业的审计师,担当过不少重要项目,但他的心事是,他的CPA考试一直没有通过。或许是工作太忙了,或许是学习不得法,或许是考试技巧不行,反正就是没过。其实事务所最喜欢这样的人:能干,又有不能升职加薪的理由。可小田就不开心了,无论别人怎么看,没有证书总让他觉得这是持续发展的重大障碍。他辞职了,另寻一家工作清闲的公司,哪怕不加薪也干,他想要充分的时间去考试。如果考不过,他将不再回事务所,考过了,再说。这样的离去很有点悲怆。

  会计师事务所悄悄地解决过一点下岗再就业问题,也曾有人专门撰文提过,某事务所的审计师在客户面前底气不足,系因审计师中很多人都是下岗之后考证再就业的,面对财大气粗的客户,在内心深处有一种无力感。此言或许有点夸张,但确也有人一时热心,辞去副局长之位,来到新闻中说要“大开发”的某沿海,面对现实大失所望,回又回不去,周折几次后发现还有事务所可安身的。下岗,很多时候不是个人的错,可此中的精神与经济压力,却只能由下岗者个人背负。事务所在招纳人才时能为社会分流一些就业压力,自然是再好不过。

  在事务所,部门经理要算是不怎么低的级别了。但从部门经理,向主任会计师或合伙人迈进的这一步,台阶却是很高,有时能令很多人望而生畏。而经理们,清楚地知道,每一位客户带来多少收入,每一单项目要派多少人手,每个审计员的人工成本是多少,每一间办公楼的租金又是多少。他们也并不拙于计算投入产出,他们也在留下来争当合伙人和走出去自己开所之间反复衡量,然后,有些经理们离职了,出去从零做起,创办一家新的事务所。他们在原事务所,自然已熟知审计行业的各种规则,有时,甚至能带走一两家原有客户。近几年颇有些新所是这样成立起来的,审计师和别人一样,也有创业冲动。

  在人员方面,事务所的吐故纳新是很有力度的,不用辞退谁,每年的正常离职,就足以流失很多人。事务所要想裁员,只须少招新人即可。离去的未必不是人才,留下的总有志气。能在诸多诱惑挫折中坚定不移,地认定自己的方向,并为之努力奋斗,才能最终做到高端。我们所说的诱惑包括:其他行业的高薪高职,其他所的友好召唤;我们所说的挫折包括但不限于:艰苦的项目,难缠的客户,苛刻的上司,渺茫的加薪前景,忽如其来的公司合并等等。留下来的人,不会因为被派到一个讨厌的项目而离职,也不会因为年假政策有变而动摇。

  人生中有一段会计师事务所的职业生涯,总是不错。无论这段生涯是过渡,是积蓄,是跳板,是目标,还是基础;无论从这里走出去是走向创业,走向另途,还是归于平淡,只要在这里奋斗过,思考过,就总是收益满钵。当青春稍逝,白发忽生,人生中其他重要目标都早早完成之后,也不妨,聚一二好友,拣相熟业务,再以执业的名义,到处走走。年华易老,江湖仍在,去留随意,才有事务所这多年的人来人往,才有呼啸前行的独特景致。

学员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