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培训教育网

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网上辅导火爆热招中
报名、查分信息【免费】短信提醒服务
职业培训教育网荣获“十大网络教育机构”
高清课件、手机移动课堂全新体验

一个小白领的燕郊置业历程

2010-01-22 11:44 【 】【我要纠错】  来源:

  燕郊,这个与北京一河之隔的河北小镇,在北京“房价猛于虎”的时候,曾是不少新北京人抢着安家置业的地方;而如今,当狂热退去后,另一部分没抢着房的人正庆幸自己当初没来得及出手。

  退房是很多人的的理想,他们为之奋斗着,然后大部分人最终的选择却只能是收房。

  燕郊的房还在继续卖给北京人,房还是那些房,而价已远低于当初的价,更没了千人抢购的景象。开发商说,还会让燕郊的房在北京人眼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但会更谨慎地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

  2月9日,许东带着父母再次来到了燕郊,他们决定要收下在这里买的一套一居室。

  收房是一件大事,但他新婚不久的妻子却未陪他一起来看,其中缘由还得从2007年下半年许东买这套房说起。

  2007年下半年 劝告难阻买房冲动

  房价飙升,升级换房计划濒临破灭,燕郊是最后的机会,谁也别想阻止我

  从2007年6月起,在北京工作多年的许东开始关注到一个现象,那就是北京的房价开始迅速高涨,此前他已在东四环外买了一套一居室,2006年下半年的价格是9500元/平米,等到2007年,已迅速上涨到了14000元/平米。

  当初购房时,由于资金实力有限,只能买得起一居室,打算过几年再换套大点的房子。但从2007年的楼市形势看,许东觉得换房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房价猛涨让很多人感到不安:现在不买,可能就永远买不上房了!

  许东和许多人一样,将置业升级计划提前了。

  四环的房子肯定不能考虑,通州的房价已经过了12000元/平米,也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再往东走,许东发现了一个叫燕郊的地方,这里和通州只有一河之隔,而房价却只是通州的一半;和北京城区相比,更是只有三分之一。

  他有点动心了,但妻子(当时还是女朋友)比较不赞成,她觉得这个地方太远了,太不方便了。她当初对许东说,燕郊就是燕郊,虽然只隔一条河,但改变不了它是一个河北小镇的事实,买套通州的便宜房也比这里感觉好。

  持反对意见的还有许东的两位同事,当许东拿着燕郊某楼盘的广告“大唱赞歌”时,两位同事在一旁不断地浇冷水———燕郊到国贸半小时,到国贸就等于单位了吗?直到今天,他的同事陈新说起这件事情来,还耿耿于怀:当初那么多人劝他不买,他就不听,像中魔似的。

  2007年8月之后,因为恐慌买房的人远不止许东一个。那时,房子已经被各种渠道宣传为一种只会涨,不会跌的物品,个人的理性在群体狂热舆论和行为的压力下,简直不堪一击。

  从买第一套房开始,许东心里就有一本账:租来的房子不算好,每月租金也要1300-1400元/平米,而买一套一居室,每月月供不过2300-2400元。供房30年,能给自己剩下一套房,但租房30年后还得继续租,这就太可悲了。

  2007年11月份“幸运”地抢到一套尾房

  几分钟一套,来了就成交,让人感觉燕郊卖房子就像是卖白菜。

  瞄上燕郊之后,许东开始频繁光顾这个河北小镇。

  说起当初的情形,许东说那叫一个热闹。每个售楼处都人满为患,街头走的全是北京人,像他这样的小白领居多。他看中了一个高端楼盘,一期已经卖完,他完全排不上号。

  直到2007年11月份,该项目推出二期时,他才挑上一套一期房源中清理出来的尾房,仅有的7万多元家底全部投在这套房上,这是他妻子惟一一次陪他去燕郊看房。

  事隔一年多,他仍然很清楚地记得该项目开盘时的热闹景象———现场有一排长长的帐篷,里面坐满了黑压压的人,由于开发商规定“先到先选”,一大早就有人过来排队,中午12点还有一半的人没有被叫到号;售楼处的沙盘被围得水泄不通,销售员在人缝中挤进挤出,个个喘着粗气。

  开盘当天留给每个选房人的时间不多,很多人拿着户型图一边排队一边琢磨,如果十几分钟内不做决定,等几天每平米就得涨几百元,谁也不敢怠慢。

  而另一个知名的楼盘开盘时更为紧张,上千人不顾寒冷,一大早就过去了,售楼处里头人多得转不过身,沙盘前抢不到位置,业务员就带着客户到外面,对着图纸谈论细节。进入选房区域的楼梯口还设着“卡”,没有经理签字的条谁也别想闯。心急的客户为了“闯关”,几次差点跟工作人员打起来。

  许东当时觉得自己很幸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抢到房。

  在他的带动下,身边的同事有人坐不住了。

  先是女同事相丽出手了,买了同一个楼盘的一套二期房源,价格比许东还贵了二三百,准备将来给公婆住。

  接着男同事陈朋想买套婚房,对比之后,选了另一个相对便宜的项目,当时也花了5000多元/平米。

  还有一个男同事也急了,但最终因为没有凑足首付,只能遗憾退出……

  据粗略估计,许东身边的同事,或同事的朋友在燕郊买房的不下10人。

  2008年8月售楼处一个人也没有

  业主论坛中终于有人发帖子说:房价降了,我们买亏了。

  买房能把普通市民变成房地产业内人士。

  一段时间下来,许东的言谈中透着几分业内人士的味道:2008年的网上拐点论,王石、潘石屹、任志强等人的话,奥运效应是怎么回事……

  除了嘴上说的,他还有一个最直接的感受就是,从2008年春节过后,自己第一套房的价格就再也没有涨过,卖得越来越慢。

  为了房子的事,许东半年间共去过4次燕郊。每次去,都会不由自主地到售楼处看看。令他不安的是,看房的人越来越少,奥运前去的那次,售楼处居然一个人没有,原来腿脚飞快的销售员正靠着墙打盹呢。

  买了某个楼盘的房子后,业主论坛就成为这些准业主们经常光顾的地方,这里除了有未来的邻居之外,还有关注度最高的信息。奥运会前,论坛中大家讨论得较多的是奥运后房价可能会有回升势头,交易会活跃,自己房子大跌的可能性不大;偶尔发现有人发帖说这个楼盘价格卖高了,大家都很气愤,纷纷说发帖的人是其他楼盘的销售员,大家都在小心地维护着自己的楼盘,自己的房子。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也都虚着呢。

  奥运会期间是一个相对平静的阶段,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

  奥运会后,楼市开始向着不太符合许东预期的方向发展,社区论坛的帖子中,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房价降了,我们买亏了。发帖子的是大家熟悉的“ID”,这一次没有人再回击。

  燕郊真的降价了,只不过许东买的楼盘已销售过半,价格暂时没有出现松动迹象。

  2008年9月同质楼盘降了1500元

  新项目开盘,地段更好,价格要低1500元/平米,同比计算首付亏掉了。

  9月份的一天,许东发现了一个广告:是这个楼盘开发商做的另一个项目,风格、品质与自己购买的楼盘基本一样,而且是现房,起价不到4000元/平米;而他买房时均价5500元/平米,他买的一期高层6000元/平米。

  10月初,新项目开盘了,地段更靠近中心城区,许东了解到的价格比自己购买的估计要低1500元/平米,现场人气挺旺,卖得很火。

  他同比算了一下,首付应该亏掉了。许东心里很不是滋味。妻子本来就不同意买,这下难免会絮叨;但热闹的现场又让他心存一丝安慰,人气好说明短期不会大降,将来没准还能涨回来。

  其实,许东不算在家里太受气的,他的同事陈朋比他郁闷多了。

  为了结婚,陈朋当初在燕郊另一个楼盘买了房,价格5000多元/平米,如今该楼盘流行“价格面议”了,陈朋的妻子打听到的小道消息是,有人将价格谈到了4000元/平米以下,尽管当时是她自己主张买房的,但她还是天天抱怨陈朋没有把好关,非闹着他想办法退房。

  想买房给公婆住的女同事相丽也遇到了麻烦:老人改变主意了,坚决不住燕郊。相丽倾向于退房,一直在想办法,可找门道谈何容易?

  没凑够钱的男同事倒成了最幸运和舒坦的一位。

  和其他投资行为一样,“逢低买入逢高卖出”永远是理想。

  在燕郊投资者中,高点被套的状况占主流,许东尚未见过哪个人投资燕郊房产套现赚了大钱的,有一同事的朋友在2008年底套现出局了,据说还赚了点,仔细打听也算不上特别幸运。

  他出手得早,当时买价没超过2000元/平米;2007年楼价达到顶点时,这套房可以卖到5000元/平米以上,但他觉得还能涨不愿意卖;等到2008年,4000元/平米也没人接手了,最终套现价3000多元/平米;赚是赚了点,但没有太多值得高兴的理由。

  2009年1月退房无果只能收房

  有一半的人选择了收房,仍有少部分人寄希望于把房子退掉。

  降了怎么办?退吧!这是大多数人最初的想法。

  有人成了牵头者,带领大家退房。

  先是给楼盘找毛病,拒绝收房。有人发现小区窗户玻璃框和承诺的不一样、地板有换材料的嫌疑、小区的树木还没栽起来、园内的亭子成了变电设备……

  在许东的印象中,牵头想办法退房的人换了两拨,有规模的谈判活动有三次。

  一位业主在和开发商协商的过程中,与保安发生了冲突,那个业主好像自己拿东西砸自己的头,然后躺在地上不起来让人赔;一些牵头组织的人在一次集体活动后,逐渐没了声音,大家怀疑他们被开发商收买了。

  许东很清楚,退房不像说的那么简单,而这两件事也让他没了退房的心思。

  1月20日是最后的收房日期,在1100多个买房人中,有500多人和许东一样选择了收房,仍有少部分人寄希望于把房子退掉。

  许东在办理收房手续时碰到一位与他年纪相当的业主,他的一席话很受听。

  燕郊的价格长期来看还是能慢慢涨回来的;老人们更适合离开城市,住在燕郊。而且收了房,家人们也不会再过多地讨论这个事情,可以更专心地工作了。(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反思:北京人的购买力已透支

  通过参加一次集体的退房活动,许东发现了一个问题:来燕郊买房的北京人中,真正急需房住的人并不多,比如,200个退房者中有40—50人都是开着好车来的,并不是买不起北京房子的穷人,多数人在燕郊买的都是二套房;包括他本人、他的同事,对于燕郊的房子,买并不是因为急需居住,而是出于对于房价上涨的恐惧。

  买给父母住,或给自己养老用,都属于提前消费。真正缺钱买房,着急用房的人,准备在燕郊居住、北京上班的人,许东觉得只有两三成。

  那位没有凑够首付的男同事,在北京城区也是有一套房的,没买燕郊的房对他而言,无所谓,而且往后的几年,这位同事也不会着急买房。

  最近燕郊一些开发商的举动也表明在燕郊投资型置业比例较高的现实。比如,有楼盘与北京的多家大型中介合作,免费为燕郊业主房屋推出租赁服务,定位于北京CBD青年租赁需求。

  许东觉得,过去的两年已经将一些置业需求提前消化了,今后的房子,可能需要新毕业、新结婚的新需求来消化,这不仅仅是燕郊的问题。

  现在燕郊的开发商卖房,会优先推荐客户买已经卖出较多的楼座,而不主张买新楼座,或者暂时不推新楼座,他们也担心购买力不足,入住时居住的人太分散不方便管理。

  许东还认为,燕郊的土地成本很低,大多数销售过半的楼盘都已经赚到钱了,最起码也回了本,开发商可以不用着急卖,大家似乎都在等待。

相关热词搜索:历程 置业 燕郊
学员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