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培训教育网

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网上辅导火爆热招中
报名、查分信息【免费】短信提醒服务
职业培训教育网荣获“十大网络教育机构”
高清课件、手机移动课堂全新体验

该给你多少生活费?我的孩子

2010-01-18 13:12 【 】【我要纠错】  来源:

  在校大学生生活费不完全调查

  敏敏29日将以新生的身份到上海师范大学报到。在此之前,她必须回答父母这样一些问题:你打算每月向家里要多少生活费?你又会怎样支配这笔钱?而她的父母也将给自己一个交代:该不该满足孩子的要求?给多给少,会对孩子产生怎样的影响?

  上海在校大学生约50万人,以上问题,他们以及他们的父母都必须给出答案。

  大学生如何支配生活费,曾被形容为“人生第一次理财”。在这一元一角的算计背后,既有学生的生活态度、消费观念,也有其父母的教育理念、良苦用心。

  穷学生·富学生

  生活费意味着什么?一日三餐?交通娱乐?买衣请客?对大学生来说,生活费的多少,与校园生活质量的优劣能否划下等号?如何支配生活费,折射的是大学生的生活态度,还是理财方式

  ■理财派:随时拿个万把块出来

  代表人物:小周/复旦大学三年级学生

  月生活费支出:不定

  生活费来源:个人理财

  最节俭开销:一整个月靠吃方便面度日

  最奢侈开销:为了提早10秒钟看大盘,花1000多元买了网上证券软件

  采访约在晚间,因为早上和下午,小周都要密切关注股市,只有晚上,相对空闲,“主要是和股友讨论第二天的走势。”他道出自己热衷炒股的原因,“钱要靠自己赚。做家教什么的来得太慢了,哪像股市,一天的涨跌就超过很多人一个月的生活费。”

  小周的父母曾在同一家工厂上班,前几年,主动要求下岗,回家做股票、做生意。“爸爸专门炒股票,我妈妈做得就多了,卖过化妆品、保健品,还开过服装店。现在,她把店盘给人家,开了一家保姆中介。”父母虽不是大商人,可就是有能耐把有限的资金盘活、盘多,这让小周很佩服。

  因为父母是下岗工人,小周申请到了助学贷款,一年5000元。炒股的第一笔本钱就是这么来的。第二年,他又向父亲开口借了3万块钱投入股市。

  炒股3年多,借父亲的钱没还掉,可也无须每月向家里索要生活费。“需要用钱的时候,就从自己的(银行)账户里提,现在提得很少——实在抽不出时间来消费。午饭常常在寝室里泡方便面。但是,”他强调:“如果有需要,我马上可以拿个万把块出来。”

  谈到儿子,小周妈很骄傲:“读书出来么,就是要赚钱的,不然读书干吗?小周股票炒得不错,他爸爸也炒得不错,他俩有时候还会比赛谁的盈利百分比多一点呢。”

  (编者点评:学生以学业为重。学生炒股,不妥,不应仿效。)

  ■抠门派:揩油家人没商量

  代表人物:杨妮/上海外贸学院三年级学生

  月生活费支出:600元以上

  生活费来源:家人

  最节俭开销:减肥呀,一个月吃东西花的钱100块都不到,水果从家里搬最奢侈开销:买衣服,每件平均200多块每月600元的生活费到手后,学国际贸易的杨妮必要精打细算一番:“我要减肥的呀,三餐基本以水果为主。食堂的饭菜太油腻,对减肥不利,统统砍掉。食堂饭卡我是从来不充的,外面吃吃就可以了呀,(每月)100块不到一点吧。”

  杨妮一节约,家人就要坏分。她很“粘”外婆,隔三岔五就从学校溜回去,每次绝不会空手而回。杨妈妈一语道破女儿的小算盘:“她啊,每礼拜发神经一样跑回来,西瓜啊,苹果啊,香蕉啊,一堆堆往学校搬。手里头拎那么重的东西,跑起来不要太快哦。”

  省下来的生活费去了哪里呢?“怎么可能存银行?当然是逛街买衣服咯。”这让杨妈很看不惯:“她的那些衣服,200多块一件,我看哦,一文不值!”

  常有超支,杨妮也毫不担心:“哪家的孩子没钱,不是向父母要的啊。学校的杂费、手机充值,我爸会帮我处理,交通费嘛,问外婆讨点零钱就可以了。”好在外婆总是站在她的一边:“小囡在那么远的郊区读书,提点小要求,都应该满足她。”

  (编者点评:外婆不是摇钱树,“敲竹杠”顶多偶尔为之。)

  ■糊涂派:绝不亏待自己的嘴巴

  代表人物:李俊勋/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二年级学生

  月生活费支出:900元

  生活费来源:家人

  最节俭开销:不吃不喝能够撑撑

  最奢侈开销:买烟,买小东西送女生,还要给自己添行头

  “900元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很少。但我真的不清楚都花到哪里去了。”面对记者的盘问,李俊勋一脸茫然,“我想……应该都给我吃掉的吧,食堂的饭菜太难吃了,我们哥们几个一起在外面吃。又好像是买了衣服。男生也要打扮的,否则走出去多没面子。还会买烟,买小东西送女生……啊呀,反正每月都花得精光。”

  每月的头两个星期,李俊勋在伙食费上绝不会亏待自己,可日子越往后,手头越紧,饭量越小。“可买衣服的钱还是要留下来的。”

  钱花完了,会向父母伸手吗?“当然不会。已经养成习惯了,每月就900元,不会多一分钱的。”李俊勋表示,自己虽不善理财,但也绝不是“月光族”。在这个问题上,李妈妈倒也不是不能通融,“男孩子手头不能太拘谨。”由此作为前提,即使知道儿子把生活费用在抽烟上,她也不会采取“经济制裁”,担心“男孩子从家里拿不到钱,万一到外面去动坏脑筋怎么办?”

  (编者点评:抽烟不是好习惯,不应成为钱不够用的理由。)

  ■纨绔派:用钱不要小气巴拉

  代表人物:Jolin/上海大学一年级学生

  月生活费支出:≥2000元

  生活费来源:家人

  最节俭开销:我已经帮父母省了不少钱了,从小到大,上学都没让他们交赞助费。

  最奢侈开销:每个月至少800元的游乐预算“我已经帮父母省了不少钱了!”Jolin忽闪着长睫毛,一一列举她的“丰功伟绩”,“小学、初中、高中,我都是自己考取的,没让爸妈付过一分钱的赞助费。这次考进大学,也没狮子大开口,只是去欧洲玩了一圈,根本算不上什么!”

  就算2000元/月的生活费,在她看来也算是“省开销”了:“读高中的时候,零花钱每月就有1000元,现在吃住在学校,翻个倍算离谱吗?我还担心不够花呢!”再说,家里也不是供不起——爸爸是世界500强企业的财务总监,妈妈是国企老字号饭店的总经理。爸爸说过:“小姑娘嘛,多花点钱在正途上,没什么要紧!为女儿提供优越的物质条件,这也是家长应尽的责任。”妈妈附和:“小姑娘把钱用在饮食和娱乐上,不算奢侈。吃好、玩好,才能学得好。花这点钱赢得孩子的健康、快乐成长,值!”

  Jolin极少去食堂打饭。“学校附近那么多好吃的餐馆,我要一个个试下来!”这是她为自己立下的目标。如果一个人吃,每顿开销控制在20元左右,“如果和朋友一起撮一顿好的,估计就得上百!”

  “钱就是用来吃吃喝喝、出去happy的啊,不然还能用来干嘛?”所以,每月预留800元左右的“游乐基金”也是必要的。但交通费就可以被撇到一边,“哪天想要回家,或者想去逛街,打个电话叫(父母的)司机来接就好了。”

  既然“爸妈一直教育我,用钱要大方,不要小气巴拉”,在2000元之外,向他们伸手讨些买胭脂花粉的钱又有什么不妥呢?Jolin相信,“舒服地用钱”就是最佳理财方式。

  (编者点评:节俭不等于小气,花父母的钱不等于大方。)

  华东师范大学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本市高校大学生每月生活费在600元左右。其中,82%的大学生达到这一水平,70%大学生的生活费由父母全部承担;高达50%的大学生每月将生活费花光,甚至透支;15%的大学生有预算和记账习惯;21%的大学生表示愿意做兼职挣钱。

  穷家长·富家长

  该给孩子多少生活费,听孩子的,还是听自己的?给的太少,会不会委屈了孩子?给的太多,会不会宠坏了孩子?这一系列问题,既是考问家长是否尽到抚养的责任,也在考问他们自身的消费观念?

  ■稳妥派:保证基本生活

  代表人物:张爱娟/45岁/单位待岗,在家炒股/一子就读于上海理工大学一年级

  月供:600元+手机费报销

  我们夫妻俩收入不是很多,属于中等水平吧。儿子考进大学后,我们就开始商量给他多少生活费。

  给得多了不行,他虽然18岁了,可在我们眼里还是小孩子,常常管不住自己。手头钱多了,容易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这不好。给得太少也不行,他要是吃不饱吃不好,我会心疼的。

  我们的原则是,基本生活要保证,一天伙食费15元到20元左右,20天就是三四百,从学校到家,来回车费大概50元。还得给他留点钱买饮料、买水果、应应急什么,加在一起,600块。他的手机费寄账单直接寄到家里来,我们帮他付,基本上七八十块。这个要保证的,万一有急事要用电话呢。

  我们鼓励儿子多学点理财的知识,他有时候也帮我看看股票什么的。但到底是在读书的学生,不能老想着赚钱,不顾学习。当然,他如果肯在外面做点家教,赚点钱,活络活络也是可以的。如果他不想打工,我们给的钱也要保证他能够吃好生活好。

  对于这样的分配,儿子基本上没意见。他的要求就是,开学前给他买台笔记本电脑带到学校去。这也好,至少他不用晚上跑网吧了,比较安全,学习也需要的呀。

  ■激进派:早点经历风雨

  代表人物:陈庆国/48岁/高中数学教师/一子就读于上海财经大学二年级

  月供:200元

  200块钱,是我给儿子的最基本生活保障,够他吃食堂,坐公交车回家。

  儿子还在求学,他必须要明白这个道理:他没有经济来源,只能依靠供给。供给,当然只能满足最基本的生活需求。这个“最基本”和“够用”不是等价的。钱不在多,够用就好,我一贯这么要求自己的,现在也用来要求自己的儿子。

  你要在学校里维持体面的生活,伙食、穿着要上档次,你就要自己去赚。我帮他算过,一个星期做一次家教,两个小时30到40元;一个月就是150元,周末去他叔叔的电脑店里站半天班,50块一次,一个月200元;再加上他自己在网上开的那个电脑配件店,一个月起码有400块的收入。空闲的时间用来打工,就没时间打电脑游戏,这样也不错。

  儿子刚开始有抵触情绪,倒不是觉得钱少,而是觉得这样打工钱来得太慢。我答应他,大三以后,我借钱给他做股票,但在此之前,他就得做做“苦工”。他要是特别想要哪样超出他的经济能力的东西,完全可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只要有道理,老爸给他专款专用就是了。

  ■溺爱派:我的钱就是她的

  代表人物:方先生/49岁/500强外企副总裁/一女就读于上海外贸学院

  月供:1500元

  人家说女孩子要宠,这话我觉得有道理。小姑娘,又没有什么特别大开销,买点衣服、吃点好东西,这些最简单的要求都不能满足吗?我的能力供得起,我就供,也不会和别人比较。

  人家给三四千的都有,我觉得我一点儿也不多。我对她的要求很简单,在学校好好读书,其他的都好说。

  说到底,我的钱就是我女儿的钱,我死了还不是都给她,现在多给一点有什么关系?有的小姑娘读大学的时候就知道轧有钱的男朋友,想嫁给有钱人,难道那样就好了?还不如我们这样宠着点儿,至少她生活得比较单纯快乐。

  我女儿蛮好的,她也不会再问你多要钱。有时候我工作忙,忘记给她钱了,她也不催我。我想起来后再问她怎么不提醒我,她说,她也没有特别需要花钱的地方,上月还有点盈余就接着用了。我还给过她一张信用卡的副卡,遇到急事可以刷卡。她也没有怎么拉过,一个月顶多拉掉两三百块。

  专家观点:不苛刻·不放任

  ■观点一:够花就是正常额度

  观点提供:于海/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谈到大学生的生活费,于海先表明态度:给多给少主要取决于家庭经济状况和学生的消费水平,因此“很难有一般建议”。

  目前,大学生生活费的流向主要集中在饮食、文具书籍、通讯和应酬交往这四方面,其中又以饮食占绝大部分。“只要家长给的生活费,可以囊括这些基本需求,那就是正常的额度。”大学生还处于心志的发育阶段,如果在生活费问题上过于苛刻,会使他们因为“做不了很多事情”,进而产生自卑感。

  于海的儿子,目前还在复旦大学读书。“在保障基本需求的基础上加以限制”,是他划定儿子生活费尺度的大前提。“可以透露的是,每个月我给他的生活费只有几百元。当然,物价在涨,每过一段时间也会适当增加。”

  对于那些对孩子过于大方的家长,于海的建议是,“生活费不能给得太宽松。当孩子手头有过多的闲钱,就会产生额外的‘用钱计划’,对他们不见得有多大好处!如果家长还是勒紧裤腰带供孩子挥霍,那就更不可取了。”

  ■观点二:“大手大脚”培养理财

  观点提供:顾骏/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顾骏同样也为孩子的生活费问题伤过脑筋,反复思量的结果是,“孩子要多少就给多少,不要刻意加以束缚”。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顺其自然。

  勤俭节约固然是好习惯,但父母多给孩子生活费,也能帮助他们学会如何支配‘大钱’,从而做出一番事业。”顾骏说,他的体会是,所谓的“大手大脚”,有时更能锻炼大学生的理财能力。

相关热词搜索:生活费 孩子 理财
学员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