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培训教育网

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网上辅导火爆热招中
报名、查分信息【免费】短信提醒服务
职业培训教育网荣获“十大网络教育机构”
高清课件、手机移动课堂全新体验

结婚十一年我和老公从1500元到150万的理财经历

2010-01-18 13:47 【 】【我要纠错】  来源:

  那天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才惊觉时光的飞逝,一转眼,结婚已经11年了,到百度上去搜了一下,天哪,已经是“刚婚”了,有点坚固了,啊?

  于是很想写一点什么,关于理财,关于两个人共同的生活,关于婚姻,甚至是关于人生……一时间很感慨。

  我们在1996年秋天结婚,用今天的话来说,我们应该绝对算是“闪婚”,从认识第一天到举行婚礼整整好好是半年。一天都不差。作为走过婚姻的人,今天我还是有很多话想对现在的80后讲,其实世界上真的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只要你确认对方的人品,脾气都没有太大的问题,那么这个人基本上就是不错的,当然,选老公跟选房子的确有很多相通之处,谁都希望找一个人品好,脾气好,学历高,家世好,长得帅的老公,就如同买房子,都想要地段好,楼层好,采光好,物业管理好的,可是现实的问题往往是这样的,如果真有这么好的人,人家可能就不找我们这样普通的女子了,就像海边的别墅固然好,但价格同样也是一般人不敢问津的,因此婚姻是有价的,千万不要相信所谓的超凡脱俗的婚姻。

  结婚的前两个月,我们两人开始攒钱,顺便说一句,我和老公的家里都是一穷二白,没有任何的经济援助,我们所有的钱就是他做大学老师的时候存下的1500元,这是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唯一的一个存折上的数字。

  那时候很不容易,我们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也就三千块,因此婚礼也没有条件弄得很象样,我们就请了六桌,为了省钱,连车都没有,婚礼的当天我自己去小县城的一个小店里画了个新娘妆,然后很奢侈地租了个车,我记得跟出租车司机讲的是三个小时40块钱,他送我回家换婚纱,然后再送我回酒店,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实在是个勇敢的新娘。

  我们是在秋天结的婚,到1997年的春天,事情有了转机,老公因为给一个韩国人做英语翻译做的人家很满意,直接被那家公司看中,工资一下跳到三四千,我呢,一个月也一千多,在1997年我们那个小县城,两个人五千多的工资,应该还是很可观的吧?

  我们在1996年秋天结婚,用今天的话来说,我们应该绝对算是“闪婚”,从认识第一天到举行婚礼整整好好是半年。一天都不差。作为走过婚姻的人,今天我还是有很多话想对现在的80后讲,其实世界上真的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只要你确认对方的人品,脾气都没有太大的问题,那么这个人基本上就是不错的,当然,选老公跟选房子的确有很多相通之处,谁都希望找一个人品好,脾气好,学历高,家世好,长得帅的老公,就如同买房子,都想要地段好,楼层好,采光好,物业管理好的,可是现实的问题往往是这样的,如果真有这么好的人,人家可能就不找我们这样普通的女子了,就像海边的别墅固然好,但价格同样也是一般人不敢问津的,因此婚姻是有价的,千万不要相信所谓的超凡脱俗的婚姻。

  结婚的前两个月,我们两人开始攒钱,顺便说一句,我和老公的家里都是一穷二白,没有任何的经济援助,我们所有的钱就是他做大学老师的时候存下的1500元,这是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唯一的一个存折上的数字。

  那时候很不容易,我们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也就三千块,因此婚礼也没有条件弄得很象样,我们就请了六桌,为了省钱,连车都没有,婚礼的当天我自己去小县城的一个小店里画了个新娘妆,然后很奢侈地租了个车,我记得跟出租车司机讲的是三个小时40块钱,他送我回家换婚纱,然后再送我回酒店,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实在是个勇敢的新娘。

  我们是在秋天结的婚,到1997年的春天,事情有了转机,老公因为给一个韩国人做英语翻译做的人家很满意,直接被那家公司看中,工资一下跳到三四千,我呢,一个月也一千多,在1997年我们那个小县城,两个人五千多的工资,应该还是很可观的吧?

  1997年随着老公的工作变动,我们的收入锐增,两个人每个月加起来有六千多,那是我们唯一的想法就是存钱存钱再存钱。

  我从小家境并不好,因此深知贫穷的滋味,也因此摆脱贫穷的想法特别强烈。

  记得毕业离开大学的时候,我在心里暗暗发过誓:总有一天我要回来,而且要以堂堂正正海城人的身份回来,要有户口,有房子,有所有土生土长海城人拥有的一切。在心里我一刻也没有忘记过自己的誓言,尽管当时看起来这一个梦想是如此得遥远和不切实际。

  1997年是平稳的一年,那年我如所有新婚的小主妇一样,踏踏实实地过着日子,生活退去所有新婚时的激情,在琐碎的柴米油盐中平稳地滑行着。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安然,虽然我们还没有自己的房子,依然住在租来的房子里,但那是一栋崭新的楼房,经过我们的精心布置,小家倒也温馨和谐。

  我和老公都没有任何的背景,两家不能接济我们,我们还要每个月给双方的父母一些钱,也可能是因为心底里没有任何依靠,许多时候感觉日子过得孤零零的。

  多年以后,现在的社会开始出现“啃老”现象,我还是从心底里不能接受。

  但有的时候看到周围的女友都风风光光地嫁了,婆家给的房子给的钱,我的心里也会有酸溜溜的滋味,为什么人跟人的命是如此不同?后来想想也就释然,既然一切都要靠我自己的奋斗得来,那么所有我通过自己奋斗得到的东西都是自己的,都是理直气壮的。

  1998年,我们的存款已经比较可观,也四处就看了几所房子,但没有决定要买,总觉得心里还有隐隐的期待,总感觉这个小城不适合我,不是我一生的托付,因此就还是住在别人的房子里。

  春天来的时候,回海城的想法再一次在心里萌动,如同春芽要拱开土壤钻出来一样,怎么压都压不住。

  回海城去,谈何容易?我们的经济和生活才刚刚起色,也刚刚稳定,收入不要说在这个小城,就是在海城也应该算是不错的,就这样放弃吗?不可惜吗?

  我在心里反复地问自己,真的就要在这个没有海的小城里呆一辈子吗?每一次答案都是否定的,我爱海,我深深地爱着那片蔚蓝的海,在阴天灰蒙蒙的海,在晴朗的日子里亮丽的海,在春日热闹的海,在盛夏嚣喧的海,在深秋高远的海,在隆冬寂寞的海,我爱……

  如果去海城,我必须放弃我的工作,每月1500元的收入对于我们还是非常重要的,至少可以支付所有生活的开销,所幸老公的工作不受地域的限制。以他的收入,即使我失业生活应该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那么就尊重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回海城吧!

  老公并不反对我,结婚这么多年来,我所作的每一个决定他都没有反对过,一个家里应该有一个做决定的人,我的性格外向,人也风风火火,所以这个任务就落到了我的身上。这么多年过去了,再回首,我多么庆幸自己当年那个正确的决定。

  上天好像在这个时候开始惠顾我们,98年的四月,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得以

  将户口落回海城,因为我们都有文凭,走得也都是正规渠道,一切顺利得有如神助,户口一旦回了海城,那就意味着没有后顾之忧了,要知道当时的户口可是最重要的,是一个人身份最重要的证明啊。

  初夏来临的时候,我决定辞职,辞掉这份在很多人看来不错的工作,其实我的心里也是不舍,毕竟同事们都很熟,工作也是驾轻就熟,领导虽然是老外,对我一直也不错,我在心里反反复复地劝说着自己:“大舍才能大取,不会放弃的人永远无法获得。”我就在这样患得患失的情况下辞掉了工作,彻底断了我们在小城呆下去的后路。

  1998年的夏天,我们搬了家,依然住来租来的房子里,唯一不同的是晚饭后可以去海边散步了。夏天正是海城最迷人的季节,失掉了工作的我一下子很不适应,白天一个人看书,晚上等老公回来吃完饭就去海边。

  人为什么要结婚?因为人的本质上还是害怕孤独的动物,尤其是在失意和落寞的时候,需要有个伴儿跟你一起说话,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安慰,因此我到现在也不主张独身,虽然婚姻也有弊端,但总起来说利大于弊。人生苦短,在这短短的几十年的时间里,如果有一个人,你不讨厌,他也不讨厌你,并且愿意陪你走这一程,那么就一起走吧!同行的路上风景能好看许多,尤其是在冬天的冷冷的风里。

  我们在海城租的房子是个非常旧的楼房,我是个特别爱干净的人,住进去之前,跟老公每天坐车来海城打扫房间,从我们的那个小城到海城大约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老房子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地面全部用水洗过,我们还特意去装修市场买了一桶涂料把墙壁粉刷了一遍,都是自己动手干的,我还自己那个小刷子,把厨房阴暗的水泥墙裙刷成了明亮的黄色,那是向日葵的颜色,我喜欢。

  房子在高坡上,即使在盛夏也不觉得热,晚饭后我们有时不去海边就坐在没有封闭的阳台上乘凉,切一盘西瓜,然后两个人一起唱歌,其实我们都不是唱歌的好手,但还是把所有会唱的中英文歌曲从头唱个遍,现在想来倒也是非常浪漫的两人世界。

  那个冬天我煤气中毒了。

  因为没有暖气,为了取暖,我们生了炉子,那个破房子四处漏风,为了保暖,我们就把主卧室的窗户用塑料纸从外面封了,有一个早晨我起来后感觉天旋地转,一会儿就上吐下泻,所幸阳台是敞开式的,才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

  有一栋属于自己的带双气的房子就成了近在眼前的一个梦想。

  那时海城刚刚取消福利分房,贷款买房对于许多人来说还是那么遥不可及。许多人在等待,许多人在观望,但房市根本就热不起来。许多个冬日的夜晚,我们缩在冷冷的被窝里,看着这个近乎于家徒四壁的简陋的家,我跟老公把买房子的话题讨论了一遍又一遍。

  他是个非常保守的人,属于推一推才动一动的,因此不太考虑去买商品房。我说反正我们都做外企,没有人会给我们分房子的。

  那时我已经在海城找到工作,一个月800块,而且需要每天坐班车上下班,但是没有办法,我就这样来来回回地折腾着。每次坐在公司的班车上穿越这座城市的时候,看着窗外高高低低的楼房,心里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那首被千千万万人传唱过的诗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我们也是“寒士”,可是除了自己,谁又能是我们的救世主?

  1998年底的楼市扑朔迷离,我们和许多人一样,看不清来路。

  老公说:“要不再等等?可能房价还会降?”

  “不等了,买吧!”我做了两个人共同的决定。

  第一次买这么贵的东西,而且是在我们几乎还遍不太清东西南北的海城。正巧有一处新的小区正在施工。我们从那儿路过,就去看了看。小区正在下管道,所有的路面都被挖得惨不忍睹,连路都没有,但房子已经是现房了,那时报纸还没有什么“楼市”这样的版面,没有任何的依据和理论指导,我只知道这个小区离车站很近,这样不管回娘家还是回婆家都很方便,而且小区紧邻着一个超大的开放式公园,里面的绿化很好,如果有孩子了应该是个很不错的去处。

  从第一次看房子到拿钥匙正好是十天,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人生中的许多大事都要以这么匆促的时间决定,但许多时候,犹豫得越多,选择的越多,失去的反倒越多。机会许多时候就是在这样的优柔寡断中溜走的。

  是一处套二的房子,81平米,南卧,双气,双厅,这些专业的名词都是我在后来学会的,当时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两眼一抹黑,只是觉得这套房子阳光充足,底气好,首付五万五,花光了我们所有的积蓄。连一分钱都没有剩下。当时是不到2300元一平,现在想象,真便宜啊。

  老公主张买五十多平米的套一小户型,我再一次做了正确的决定,因为套一毕竟是权宜之计,而我们结婚也两年多了,有了孩子肯定是住不开,所以咬咬牙买了各大一点儿的,所幸这个决定非常正确。

  人生其实是由无数的决定组成的。为什么同样起点的人经过十年八年的会有那么大的差别?我的高中同学还有大学同学,有好多当年起点比我高许多的人,现在的情况都与我相差甚远,为什么?就是因为在一次又一次大的决定时,我们所作的都是适时的正确的决定。这些决定就像许许多多的岔路口一样,每个人都会有犹豫,有彷徨,往何处去?是每个人经常会遇到的问题,我只能说自己非常幸运,判断得非常准确,而且没有浪费时间,所以尽管结婚的时候一穷二白,最终还是凭借自己的努力过上了想要的生活。

相关热词搜索:经历 理财 老公 结婚
学员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