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培训教育网

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网上辅导火爆热招中
报名、查分信息【免费】短信提醒服务
职业培训教育网荣获“十大网络教育机构”
高清课件、手机移动课堂全新体验

邻居上街能否穿行我们小区?

2008-06-02 14:14【 】【我要纠错】  来源:

  上海市宝山区的行知花园和华鹏小区仅隔一堵围墙。两家由同一个居委会进行管理,连变电站、水泵都是共用的;两家有一个共同的门牌号码--行知路572弄,行知花园是1到37号,华鹏小区是38到82号。然而,本该睦邻相处的小区居民,却在几年里屡次发生流血冲突,缘由是行知小区的一扇门不让华鹏小区的居民穿行。

  封闭式管理的小区有义务借道吗?

  行知花园和华鹏小区处于同一规划地块,分别由祥和、华鹏两家房产商进行开发。时任华鹏公司董事长的费梧林说:“当初立项的时候,大场镇派出所给我们的就是同一个门牌号码,后来大家各建各的房,围墙和铁门都是我们造的,祥和公司也从没有提出过异议。”1997年底,两个小区相继建成。行知花园的小区大门正对行知路,而从华鹏小区到行知路,必须经那扇铁门穿过行知花园。

  1998年住进华鹏小区居民卜德明说:“两个小区建成后,铁门开过一段时间。后来‘那边’的物业和居民说,现在华鹏小区中住户不多,建筑、装修各色人等太杂,为安全起见,暂不开放铁门;待华鹏小区基本住满,即可打开铁门通行。”行知花园物业负责人严维盛则否认了这种说法:“铁门从来没有打开过,一天都没走过人。”

  可以肯定的事实是,因铁门紧闭,华鹏小区的居民长期由小区的临时偏门出入。从偏门到行知路,走冤枉路不说,还必须走一段晴天满是灰尘、雨天泥泞不堪的小路。直到2000年,这条小路才铺上了柏油,起名真华路。2000年下半年,华鹏小区的住户已经基本住满,长期走偏门的居民认为,铁门也应该打开了。“但是当我们找到行知花园的物业,他们却说行知花园是‘封闭小区’,根本就不应该开门。”卜德明说。

  几年来,封闭的铁门让华鹏小区的居民吃尽苦头。1999年9月2日,华鹏小区45号501室居民陈根源不慎从楼上坠下,他的妻子陈玉兰很快打了急救电话。但是等了20多分钟也没看到救护车。幸亏其他居民发现,救护车就在一门之隔的行知花园里转圈,怎么也找不到45号的号头。耽搁了救治的陈根源落下后遗症,反应慢,讲话不利索,连嗅觉都消失了,很快又丢了工作。“不是居民发现,他的命都没了。”陈玉兰说着就哽咽起来,不停地擦拭眼泪。2002年华鹏小区发生一起火灾,消防车也误入行知花园。居民孙文山说:“春节亲戚朋友来拜访,门都找不到。”

  居委会调解得了这一纠纷吗?

  两个小区的住户僵持不下,2000年底,华鹏小区的居民自发打开铁门。铁门一开,仿佛打开了潘多拉盒子。

  “从2000年到2003年,发生过四次大的冲突,每次都惊天动地。”华鹏小区居民孙仁元拿出一本影集,向记者出示了一张照片。照片是在晚上拍摄的,铁门旁人头攒动,无数的手在推推搡搡,两边居民都显得义愤填膺。事实上,这本影集里全是类似的照片。在行知花园,居民李玉环告诉记者:“2002年中秋节我们发生第三次冲突,华鹏小区的许多居民一起出动,把绳子套在门上,拉倒了。”在这之后的一次冲突中,行知花园一位居民的头被打破,鲜血直流。2002年底,行知花园的居民在缺口处填了一个2米多高的土堆。土堆暂时平息了事态,也让两边居民的心愈加冷漠,愈加对立。

  冲突期间,政府有关部门也曾出面协调,但无奈双方分歧太大,宁静总是暂时的。为了化解两边居民的矛盾,居委会不知道调解了多少次,但双方都认为道理在自己一边,不肯退让一步。“其实居民们都是蛮好的,夏天还一起举办过纳凉晚会,”居委会主任张家凤说,“但铁门始终是个解不开的疙瘩”。

  2002年7月,上海宝山公安分局大华派出所将华鹏小区的门牌号码改为真华路1588弄,遭到小区居民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从法理意义上讲,更改门牌号码使他们失去了铁门的通行权,影响出行。9月,大华派出所出示告示,称“我所……查阅了小区原始规划材料,听取了区规划局等职能部门的意见,行知路572弄行知花园、华鹏小区原为一整体规划小区,经宝山公安分局户政科同意,恢复华鹏小区原门牌号。”

  如何尊重周围居民的相邻权?

  到底能不能穿行,两个小区的居民各执一辞。行知花园居民徐保坚拿出他的房产证,小区示意图上,行知花园的周围划着一圈封闭的红线。“这分明是‘封闭小区’,哪里找得出这扇门来?”徐保坚语气激昂地说。

  而在华鹏小区,居民陈广慈不仅拿出房产证,还拿出了水、电、煤气的付费单。“上面写的都是行知路572弄,为什么不让我们走?”陈广慈同样言辞激烈。

  行知花园业主委员会负责人乐家福说:“我们既然买了商品房,那小区里的路我们也出了钱,这是我们小区居民的公共财产,‘后面’的人一分钱没有出,凭什么走这条路?”有的居民猜测,“后面”的居民之所以想打开铁门,是想让房子升值。而华鹏小区的居民孙文山针锋相对地说:“他们说是封闭小区就是封闭小区?买房子又没有买路。”

  法学家江宪指出,任何业主都要考虑、尊重周围居民的相邻权,行使自身权利的同时不能妨碍他人的正当权益。行知花园里的道路的确是小区居民的公共财产,但这不能作为阻止华鹏小区居民正常通行的依据。他说:“‘封闭小区’不是这个‘封闭’法。打个比方,行知花园居民的亲戚进了小区,是不是也要赶出来?”

  穿行小区引起的冲突历时数年,直接或间接的参与者数以千计。“既然曾经大动干戈,公民道德便无从谈起,”上海市民肖祖骐说,“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与邻为善,古人讲‘让他三尺又何妨’,没想到现代人还闹出这种事情”?60多岁的老肖如是说。

  在铁门两边分别采访,居民们知道有记者来,都几乎挤满了一屋子,争着抢着要记者“主持公道”。这一纠纷即便得以解决,他们心中互相忌恨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

  

相关热词搜索:邻居 上街 能否 穿行 我们 小区
认证大全
经济师、公务员、人力资源、职称英语等栏目网免费试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