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培训教育网

2017年人力资源管理师考试网上辅导火热报名中
报名、查分信息【免费】短信提醒服务
职业培训教育网荣获“十大网络教育机构”
高清课件、手机移动课堂全新体验

案例探讨:富士康的原罪

2010-05-28 16:04 【 】【我要纠错】  来源:

    “跳楼的人心理素质不是很好,不应该把责任都归结为富士康,富士康是典型的中国制造,中国制造给世界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

    在富士康发生第九跳时,富士康一个离职线长,顶着替富士康“粉饰太平”的嫌疑,在凤凰论坛上为富士康辩解。事实上富士康新闻发言人和这些“伪线长”还在为富士康搽粉抹金,并且邀请道士到富士康做法,降妖除魔,预料之中的是,死亡魔律再次显现:5月20日,富士康员工南钢从4层宿舍楼上一跃飞下,成为本年度该企业跳楼名单第10人。令人费解的是,这次悲剧离5月14日的第九次跳楼事件仅距6天时间,离当年1月的第一次跳楼事件不足5个月。

    半年半年之内高密度的自杀事件,已经足够让人震惊,在工业社会初期,都尚鲜有听说,而有媒体透露:尚有不为人知的是除10连跳外,从2007年6月8日,一个女工在厕所自杀拉开序幕,到今天在富士康已接连发生了15起自杀事故,而尚有未公布的两起:其一是2010年1月8日廊坊富士康19岁员工荣波坠楼身亡的;其二为2月22日,16岁女工王凌艳死在宿舍床上。

    富士康制造=血汗工厂?

    死亡者最小的16岁,最大的24岁,而媒体的解读一致认为是富士康的半军事化管理造成的巨大压力,导致这些农村出来的孩子,无法忍受现实与理想的巨大反差。

    一位员工在日记中说:“我曾说过,喜欢深圳的OPEN,在这里,我感觉很自由,没有人在乎你是谁,没有人在乎你干了什么。可是,深圳也是一座辛苦的城市,到这里来每一个人也许都带着深深的迷惘,深深的怀疑,淡淡的希望。”

    很难想象富士康这样的标杆型企业员工的情绪会糟糕到这种程度,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还会在富士康的楼上走向这条黄泉路,血汗工厂的质疑扑面而来,而当众多的记者,深入这家充满跳楼血腥的死亡工厂,却总是无法发现其“逼死”员工的“罪证”,富士康的在标准化管理上做的非常好,给新入职员工会签订一份《行为准则》。而且准则中提到员工每天加班不能超过3个小时,每周工作不能超过七天,加班必须按劳动法支付加班费等……。清晰的管理制度,井然有序的生产线,富士康似乎是中国制造的标杆。

    但是一位员工却在媒体透露,他几乎每天加班2个小时,周六周日都加班。富士康还强制将周六的加班全部调休到过年,周日的加班则调休到周一到周五之间任意一天休息。即便这样,他的月工资是1000多块钱,劳动强度大、实得薪资低。

    还有一条,在富士康,员工是不被允许自己洗自己的衣服的。这点在富士康看来是减轻员工的工作强度,而且,富士康有现代的减压室,现代的游泳池,似乎这一切都是一个现代企业的标准。但是这些员工似乎并不领情,而且决绝到要用生命来给富士康做了断。

    皮鞭不打,压力在抽

    在工业革命初期,在西方的工厂里会有人拿鞭子,抽打着工人劳动,今天的鞭子已经不是鞭子,更多的是从肉体变成了精神的折磨。

    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在富士康会有类似监工的高级线长,不定时的拿着相机巡回在生产线上,发现员工偷懒睡觉,这个员工会被告知罚款500元。而且,从媒体可以得知,在富士康,人是高度运转的,就像上面提到的员工,日复日,年复年的加班,吃饭,甚至一个宿舍的人之间会相互不知道姓名。

    何况,在富士康,富士康繁忙的到了员工自己的衣服不能让员工自己洗的程度,一个寝室里的员工之间都机会没时间交流,相互之间不认识,更不要说去开展业余活动了。20多岁的年轻人原本是需要时间学习,需要时间上网,需要时间谈恋爱,很难想象,这种单调的生活,即便是一个年龄稍大的人也会疲劳,也会厌烦,很难想象那点微薄的工资还要承担被扣除的危险会给这些年轻人造成多大的精神压力。

    尽管富士康准备了压力宣泄室,也有游泳池,甚至也有网吧,但是很难想象,被强大的加班和扣工资压力下的员工会有心情去游泳,去发泄室发泄自己的烦躁的情绪。

    当然,也有人说,在富士康,总能看到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还一如既往地上班,和大家一起挤楼道,一起挤饭堂。孕妇尚且如此,这些正常的年轻员工的压力可想而知。

    富士康折射出制造业的原罪

    一位富士康离职员工表示,对于富士康发生这样的事件,他一点不感觉意外。他自己正是因为发现自己在富士康没有时间给自己充电,没时间完成自己的梦想,决然离开,他相信,这种事件在未来还会发生,而且在未来不但富士康会继续发生在整个中国制造业的未来10年,将会是一个高发期。

    这位员工的判断原本该是一种简单的直觉,不幸的是,未来中国的未来10年,正是中国工业化关键的10年,而工业化的进程,最大的标志是人越来越忙碌,压力越来越大。

    而压力越来的后果是,到达一定极限后,就会产生健康损害,导致心理崩溃,自杀率也会随之增高。很好的一个例子是,工业化速度最快的日本,在战后的自杀率是最高,单是2005年,自杀人数达到37,500人以上,日本的自杀率居高不下的原因,经济高速发展过程中,人被机器绑架,人的本性得不到发挥,休息时间缩减,人处于高度集中状态,而原本需要调节的周末,也被加班所代替。枯燥的流水线让人对生活的意义产生了怀疑,进而失去生活的信心。

    把人变成机器,这恰恰是现代工业化进程中企业的原罪,现代化大生产的本质是,一定是要用一部分人的利益甚至生命,来替代机器,因为再精密的机器均不能代替人的能力,所以在工业化过程中,企业不由自主的把人的技能简单化,忽视了人是一个活生生的有思想的动物。

    中国制造,历来诟病颇多,简单的依附于低附加值的劳动换取畸形的市场的竞争优势,带动了中国制造的发展。但是这种发展,依然代价惨重,在全球,80%的工业消费品为中国制造,但倾销嫌疑在中国制造身上从来没有消失过。

    中国制造,会不会步入日本的后尘?如果依然保持这种高度密集的机械化生产模式,上面那个员工的预言也许会被不幸眼中,一旦落入这种发展定律,富士康的跳楼事件则会演变成是中国制造业的一个序幕,这就应当引起警惕了。

    即便这样,类似与富士康更多的是中国制造,依然摆脱不了依靠这种超时的劳动和低廉的劳动创造的价值,被西方国家所鄙弃的竞争优势。

    而维持住这种畸形的竞争优势,企业不得不压缩生产成本,压缩工资成本,压缩员工的业余空间。

    高效率扼杀了人的天性

    效率已经是一个很热的经济用词了,我在一些大型制造企业做过一个调查,在这些大型企业里,加班率几乎达到70%, 8小时工作制度,晚上则加班到10点,周六、周日基本也处于加班状态。迟到则要扣去三分之一的工资,拒绝加班,则会有年底不给涨工资的威胁。

    一个在著名服装厂工作的工人,在退休时,周围的人以为其一定是位了不起的服装大师,到了退休,周围的邻居想邀请她做一件衣服时,才知道。她只会订扣子,原因是订了一辈子扣子。

    在90年代初期,理论界曾经有一个“满负荷工作法”风行一时,事实上,满负荷工作法的提出原本是指机器的24小时运转,在中国制造业向全球经济迈进进程中被提了出来,我们更多的看到了企业,已经很难再看到人了,而且人也在这个理论发展过程中,和机器同等待遇了。

    按马斯洛的理论人的发展,原本是多角度的,立体的,除了工作,还有感情、提升。人绝非机器,一旦将人视作机器,人的未来也就完全被扼杀。一个人的生存,除了现在,还有未来,很容易想像,在现有的制造模式下,不会有哪个企业想到员工的未来。

    这种单调枯燥的劳动,造成了中国制造业员工技能单一,自我发展能力降低为代价,在90年代后,这种弊端首先被身在其中的制造业员工发现,因此很多人不愿意进工厂,不愿意当工人,很多人跻身于大学这条独木桥,因此很多民办高校崛起,员工荒的延续至今。

    而在此之前,工业生产的理论是以马斯洛的需求层次为基础的。因此在此前,在不少制造业里有文工团,有团组织、有自乐班,有春游,有文艺晚会,有厂图书馆,有夜大。这点80年代前的人应该记忆深刻。

    笔者统计过一个制造企业的工人技师,其中,竟然80%是通过夜大的教育走上技师这条道路的,今天他们已是中国制造业的脊梁,但是,今天我们已经很难在找到这种模式让一个普通员工能走上和工程师同等级别的方式了,一切在效率的大旗下,未来被埋葬了。

    与此相反,在调查中,笔者发现,现在的很多制造企业里,很多人想边工作边学习文化知识,但是,在“效率”的大旗下,很少有企业愿意给员工提供学习的机会了,无休止的加班,上班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更不可能有时间学习,所以对于这些单存依靠体力换取工资的员工来说,今天尚难以糊口,未来更缺少发展的空间。当年的歌星毛阿敏是从一个纺织工厂走出来的,影星蒋雯丽原本是自来水厂的职工,导演张艺谋本是国棉厂的职工,但是今天,很难听说中国的企业会出现这样的人物了。因为,今天的企业已经是一个纯粹的经济动物了,除了轰隆隆的机器,你不可能再嗅到任何人文的气息,而你在这种环境里,还坚持你的特长或者发展的话,你一定不是合格的员工,会很快被淘汰掉。

    所以,逃出去就成了中国制造业中寻求发展的员工的特色,逃不出,就会抑郁,压抑,达到一定程度,跳楼就发生了。

    富士康的未来

    富士康的未来折射出中国制造业的未来,中国的制造业越来越多的抛弃了原来优秀的东西,足够的文化活动和娱乐活动,足够的学习时间,而这不仅仅是在富士康,在中国制造业更广泛的范围内,尤其更多的优秀的企业都多少存在这个问题,因此法律工作者曾经制定出《劳动法》,甚至《劳动合同法》来保障产业工人有足够的时间发展自己,但是在类似富士康这种特定的管理氛围下,在利润至上和效率至上的大旗下,法律本身的效果,被不断的低消。如果加上维权成本过高、监督不严,教育、普法,信息不对称等诸多因素的存在,产业工人自身的权益足以被剥夺的所剩无几,除了机械的劳动,机械的上下班,我不知道这些年轻人心里还有什么样的憧憬和期许。

    只要这种生产理论模式不改变,类似富士康的跳楼事件依然会发生,中国制造业的集体短板依然握在西方企业的手里。该不该补上这根短板,如何补,不但是富士康的难题,也是整个中国制造业的难题。


班次 课程科目课时价格老师试听购买
基础班专业技能(三级) 15 400元梁占海试听 联报定价:1000元
联报优惠价:800元
购买
基础知识(三级) 10 300元梁占海试听
真题班5 150元梁占海试听
冲刺班 3 150元梁占海试听
热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