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培训教育网

2017年人力资源管理师考试网上辅导火热报名中
报名、查分信息【免费】短信提醒服务
职业培训教育网荣获“十大网络教育机构”
高清课件、手机移动课堂全新体验

企业家们的民主案例

2010-04-01 16:48 【 】【我要纠错】  来源:

   对于这群企业家来说,这是一种学习,学会在解决了个人和企业的生存问题之后,去承担起社会责任,并学习如何参与公共事务。

    这是一场充满变数和各种突发情况,甚至有些闹哄哄的会议。

    没有主席台,SEE协会的理事、监事和章程委员会的委员们和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成员,环绕而坐。媒体和嘉宾们则坐在会场的后排,他们是这场会议的观察者,而那些激烈地讨论、争议的与会者们并不介意透明地展示他们之间的分歧和质疑。

    也许,手持麦克风的人侃侃而谈的人在这里绝对找不到那种“领导”的气派,无论是会长还是理事及各个机构的委员,所需要面对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质询甚至是诘问,有时问题的尖锐甚至会让人感到万分尴尬,但所有的人都是为了同样的目标——让阿拉善SEE更加健康地成长,并真正地发挥作用。

    这样的会议风格,持续了5年,被媒体称为一个NGO,一个企业家组织的民主演练。

    每一个环节似乎都充满着争议,甚至尖锐的矛盾,但最后都在辩论和妥协中逐渐接近共识。而正如这群参与者自己所言的那样——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学习,学会在解决了个人和企业的生存问题之后,去承担起社会责任,并学会了民主的方式和遵循规则的治理,竞争合作,达到共赢。

    强悍的监事们

    王石说:“会长是个受气包。”

    他是阿拉善SEE的第二任会长,而对“受气包”的深刻理解,他的前任——阿拉善SEE的发起者刘晓光恐怕会有更深刻的体会。

    5年前月亮湖畔的“会盟”大会已为媒体乐道了许久,会议充满了传奇色彩——刘盟主会盟各路英豪,豪情万丈,结果会议进程却出乎意料,当筹备小组拿出已经草拟好的协会章程和执行理事候选名单时,受到了强烈的抵制,后来甚至连原有的等额选举方式也被推翻,变成了完全开放的选举??

    据传刘盟主当晚彻夜未眠。

    这可谓是阿拉善SEE的第一次民主演练,“旧的习惯不能适应民主的要求,就得改”。从成立的第一天起,阿拉善SEE就拥有了民主的基因。

    一个“强悍”的机构也在那一次会议之后诞生,话说首任监事长马蔚华召集监事会成员开会,会长刘晓光踱进去想旁听,结果被“请”了出去,对方说:“这里是监事会,是监督你的。”

    这个机构也许聚集了SEE里最为强势的那群人,包括任志强、武克钢这样“著名的炮手”,“天生的监事”。第二任会长王石笑容满面地做了自己的述职报告,包括成员的扩展、项目的实施??林林总总,他说他最大的感慨是学会了妥协。

    会长的发言有些超时,主持人张树新总结说:看来这一任的会长非常留恋这个位置。

    “天生的监事”登场了,作为监事长任志强做了审计报告,他提出了许多问题,包括“感谢万科为SEE免费提供了办公的场地,但物业费却涨了??”

    这并不是一个一团和气的会议,问题的回复与解决是监事们首要关注的话题。下午,当卸任的任志强做总结陈词的时候,他首先提到的仍然是审计报告中所列出的问题SEE的相应机构已有了回复。“虽然我对这个回复还是不满意,但现在人家毕竟有了回复,这交给刘晓光(新任监事长)去解决了。”

    “可能很多人对我们不满意,但我们不管别人满不满意,但我们首先对自己满意,我们尽到责任了。秘书处的同志可能对我们‘怀恨在心’,他们说我们恶狠狠地对他们提出了很多问题。确实,一个新生的组织难免会因为章程和办事规矩不够明确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我们都是善意地从保护共同利益为环保做更大贡献的角度提出问题。希望监事会的传统能继续保持下去。”

    也许,这位离任“斗士”的话是对阿拉善SEE监事会最好的总结。

    冯仑说,在阿拉善SEE中,监事会的作用不可取代:“章程委员会是制定交通规则的,监事会是监管执行交通规则的,是处理事故的。他们对执行理事会有很大的压力。”新任监事长刘晓光则说,他要向王石学习妥协,向任志强学习战斗。

    被炮轰的“炮手”

    事实证明,在阿拉善SEE中,即使身为著名的“炮手”,也难免有自己被“炮轰”的那一天。

    事情回到冯仑为马蔚华拉票的行动。

    “你严重违规!严重违规!”冯仑为马蔚华的友情拉票刚刚处于开始阶段,就立即遭到“炮手”武克钢和任志强的围攻——他们认为这违反了选举的规则,需要要扼杀在摇篮中。而冯仑则反驳说选举委员会定订的规则里并没有这种规定,并且拿出了马蔚华的短信作为委托的证据。

    场面一度混乱。

    张树新提出了一个新的看法:“竞选者发言时是否能被随意打断?不能的话,那武克钢、任志强违规。”

    炸了锅了。

    “炮手”们终于把自己也送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你是监事长,可以监督,但是主持人没有允许你发言,你不能大喊大叫就发言,我们要民主,也有民主的程序。你这样很粗鲁,很野蛮。不是声音大就要听你的。”——质疑者们火力凶猛。

    “申明一点,我刚才代表的是选举委员会,不是代表监事长,所以不能说是我是代表监事长。”职业“炮手”岂可轻易“认输”。

    斗争白热化。

    选举委员会紧急开会,数人匆匆离开,几分钟后又匆匆而回。王维嘉代表选举委员会宣布了两条新制定的规则——“第一,不允许用自己的演说时间为别人拉票,冯仑的行动已成‘绝版’。其次,发现违规后,要举手发言,由主持人来决定。不能任意打断竞选演说,要由推选的代表来发言。”

    尘埃落定。

    “拉票事件”的另一主角冯仑最后说:“感谢所有人用掌声支持选举委员会的决定,我希望,新规则越来越清晰有效。”

    规则,在此次关注阿拉善SEE大会的采访中,这是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可以说,可以争吵,但请按游戏规则玩。没有规则,那么我们就制定一个,哪怕就地、马上。

    “德先生”和“赛先生”

    会议结束后冯仑接受《商界时尚BIZMODE》采访时说,这次竞选的水平比以往提高很多。

    八仙过海,五花八门。

    信远控股集团董事长林荣强在竞选演说中承诺,竞选成功后,为阿拉善SEE工作的时间将超过为公司工作的时间:“请大家监督,如果我服务公司的时间更长,多一天罚10万元。”李岳奇则称:“如果当选,我对协会会有品牌增值的功能。我曾任SONY音乐大中华区总裁,李玟、王力宏都由我一手打造。”

    天创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洲打的是“年轻牌”,不到40岁的他强调自己的年龄优势,“我身体健康,精力充沛”。而“炮手”们似乎也后继有人,竞选监事的上海人才(西部)有限公司总裁张伟俊的演说词就是“找碴”——“其实刚才已经为协会提了两个建议,一个为什么报名表上填了出生年月日,还要填年龄?二是我们还要填写籍贯,这跟SEE的工作有什么关系呢?按国际惯例现在都不填籍贯了。”

    经过一轮竞选演说和细致的现场计票,执行理事、监事、章程委员会委员选举结果产生。

    新任会长韩家寰是台湾大成集团总裁,“熟悉交通规则”的冯仑则当选了章程委员会主任,而“一直被监事”的刘晓光,现在要尝尝“监事”的滋味——这位首任会长成了新一任的监事长。

    自称“愉快地”发表离职感言的王石将自己发言时间交给了另外两个人,一位是研究基因的科学人士,另一位是研究“罗伯特议事规则”的袁天鹏,他一直在关注着整个选举的过程——据说他曾为SEE专门编制了议事规则。“‘罗伯特议事规则’是逐利和制衡的完美结合。”

    主持人将张树新将此解释为“德先生”和“赛先生”。

    新会员们也上台了,他们中的有些已加入其他NGO团体多年,有的则戏称完全是仰慕王石等“大佬”的“威名”,一路“追星”投奔阿拉善SEE门下,今日一观SEE大会之盛况,如醍醐灌顶??遗憾依然存在,也依然有质疑——选举的规则是不是应该更细致,更详尽?“任何一个真正成熟的管理,无论是社会管理,还是经济管理,必然是靠在对细节精确把握的基础上制定的规则来运行的。管理离开不开规则和标准,而规则和标准正是精致的完美表现。”

    还不完美,但至少,行动已经开始,而且已经进行了5年。正如张树新那句被引用了无数次的话:“大家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学习做企业,现在要学习如何参与公共事务。”

  上一篇:  诸葛亮:并不合格的经理人

  下一篇:  善用人的短处

班次 课程科目课时价格老师试听购买
基础班专业技能(三级) 15 400元梁占海试听 联报定价:1000元
联报优惠价:800元
购买
基础知识(三级) 10 300元梁占海试听
真题班5 150元梁占海试听
冲刺班 3 150元梁占海试听
热点关注